您的位置: 主页 > 香蕉影业“养”新人,新编剧、新导演、新项目“三箭”齐发

香蕉影业“养”新人,新编剧、新导演、新项目“三箭”齐发

  “只认作品、无论出身,尊重人才、敬重才华”,在近日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举办的“香蕉好奇之夜”现场,香蕉影业执行总裁韦翔东再次表达对影视人才的爱惜。

  香蕉影业是近几年来备受关注的中国电影新厂牌:2015年由王思聪先生成立,2017年韦翔东加盟香蕉影业担任执行总裁,随后正式启动全部业务。

  作为“香蕉计划”的一部分,香蕉影业创立初衷不为赚钱。诚如“香蕉计划”创始人王思聪先生在“香蕉好奇之夜”活动上表示,“我做这个电影公司,主要目的不是为了赚钱,更希望能出一点钱来帮助一下现在我觉得比较缺乏基础建设的电影市场”。

香蕉影业“养”新人,新编剧、新导演、新项目“三箭”齐发

  人才挖掘和原创内容的孵化,是其两大方向。在“香蕉好奇之夜“现场,香蕉影业分享了一年来的进展和成果:包括第一届“香蕉新编剧圆梦计划”获奖名单揭晓,并现场颁发奖项;首度公布了六部新导演执导的主控项目和两部投资项目《小小的愿望》、《误杀》;此外香蕉影业还启动了第二届“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继续为电影行业的发展贡献力量。

  助力建设编剧人才基础

  当下,中国电影市场发展势如破竹,电影票房在去年已突破600亿关口,国产电影市场正处在稳步上升的阶段。同时,随着观影主力人群画像的改变,新消费语境下的市场需求也呈现出多样化、年轻化的趋势。

  然而,新生优质影视人才的产生却远跟不上行业发展与需求改变的速度。众所周知,任何一个行业想要获得长久和稳健的发展,到最后必须要回归到人才的培养和输送。而在电影的生产链条中,剧本更是重中之重,是好内容、好项目的基础。由此可见,编剧人才的培养最为关键。

  这也正是香蕉影业开启“香蕉新编剧圆梦计划”的初衷。香蕉影业希望通过“香蕉新编剧圆梦计划”逐步形成一个长线的人才挖掘与培养机制,为电影行业从源头上储备编剧人才并进行输送,助力行业解决人才基础建设的问题。

  实际上,自2017年正式启动全部业务以来,香蕉影业就一直将影视人才的培养、夯实行业基础建设视为己任。

  继2017年第一届“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成功举办之后,第一届“香蕉新编剧圆梦计划”在2018年正式开启。秉持宁缺毋滥、精益求精的原则,历时8个多月的选拔,香蕉影业最终从3170位参与者中甄选出6位优质编剧。

香蕉影业“养”新人,新编剧、新导演、新项目“三箭”齐发

  其中,王芸凭《我和我的休·格兰特》从3170人中脱颖而出拔得头筹,独享150万奖金;郭帅凭《男人至死仍少年》、沈大伟凭《镜世界》分别获得二等奖,各获120万圆梦奖金;柴楚然凭《我是大明星》、刘晓峰凭《天才编剧》、殷大卫凭《电影在看你》则共同荣膺三等奖,各获80万圆梦奖金。在“香蕉好奇之夜”活动当天,王思聪、韦翔东和众多影视行业大咖一起为这些优秀的编剧们颁奖。

  韦翔东坦言:“编剧都希望自己的作品登上大银幕,但好剧本是好内容的基础,编剧是特别专业的活,做一部好的剧本真的很难”。

  在韦翔东看来,作为一个编剧,需要有丰富的想象力和讲故事的能力,同时要对社会有深入的了解。而职业编剧技术门槛则更高,专业性也更强。出于对编剧人才的珍视,韦翔东在活动现场代表香蕉影业再次向业内发出倡议:“致敬中国所有的、真正的职业编剧”。

  原创项目“养成”新导演

  除了为优秀新编剧颁奖外,在“香蕉好奇之夜”活动现场,香蕉影业还公布了第一届“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的五位新导演的六个新项目。

  其中,文一行导演的《和反派同居的日子》是和网易文学平台联合开发的项目,而《厨神下凡》则是和爱奇艺云腾计划合作的项目;《莉莉樱》由去年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的第一名毛永盛原创并导演;崔睿执导的《我和我的休·格兰特》则是今年新编剧第一名获奖者的作品,并专门邀请到唯一一个获得奥斯卡最佳摄影奖的中国人鲍德熹作为该电影的监制;邱新达的《我是大明星》同样也是今年获奖编剧的作品;姚铂导演的《为了N》由优秀文学作品改编,并与金牌编剧袁媛合作。

  实际上近几年来,国产电影导演稀缺的问题越来越明显,但市场上助力新导演“诞生”的手段却更多集中在发现和选拔层面。而“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不仅从源头上进行选拔,更侧重于后期的养成阶段。

上一篇:柬埔寨首次对华出口香蕉
下一篇:[财经]苹果摄影大赛公布:十佳获奖作品照片汇总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