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莱安德罗·埃利希:魔术师的眼见之真实性

莱安德罗·埃利希:魔术师的眼见之真实性

莱安德罗·埃利希:魔术师的眼见之真实性

莱安德罗·埃利希(Leandro Erlich) 的作品从来就带着一种内敛而奔放的矛盾,就如他所创造出来的世界真实与错觉并存,他挑战的是人们的刻板印象与社会程序中“约定俗成”的轨迹。埃利希就像是魔术师打开了他的帽子,让兔子以为自己爬上了毛尖,但很多时候有可能魔术师只想告诉你生活的本质,就是看清虚幻中的真实,然后去感怀。

莱安德罗·埃利希:魔术师的眼见之真实性

莱安德罗·埃利希《云(法国)》[ The Cloud(France)]

超白玻璃、陶瓷墨水、木、灯

199.5×160×81cm

2016 年

你看见自己坐在一间灰尘残败的教室里,看不见自己的下半身,荧光灯刺眼地亮,书本散落在课桌、椅子周围。残影仿佛是对青春时代的留恋,迟迟不愿意离开。而教室则被一个透明玻璃隔开,玻璃之外,摆放的是几个方形的黑色方块,只要坐在方块上,另一边的课桌旁就出现了你的身影。这是阿根廷艺术家莱安德罗·埃利希为东京森美术馆个展“眼见之真实性(Seeing and Believing)”带来的新装置作品《教室》(The Classroom,2017),此件作品延续了他的“镜面”系列,如《精神分析师的诊疗室》(The Psychoanalyst's Office,2005)、《总裁的房间》(The Chairman's Room)等的构造设计。

莱安德罗·埃利希:魔术师的眼见之真实性

莱安德罗·埃利希《教室》(The Classroom )

木材、窗、桌子、椅子、门、玻璃、灯

2017 年

莱安德罗·埃利希 1973 年出生于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个建筑世家,他常以镜子、透明玻璃、照明以及影像作为素材来构筑他的视觉造形,通过作品不难发觉他的建筑功底。其代表作品有永久收藏于金泽 21 世纪美术馆的装置艺术《泳池》(Swimming Pool,2004)、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中心干道上的大型户外装置《标志的民主化》(The Democracy of the Symbol,2015)、《融化的家/我的孩子们》(Melting House/Maison Fond)。看埃利希的作品时常让人在经历震惊(“这是不是我的错觉”)到怀疑(“这与常识不一样”)后,再到发现了原理后的恍然(“原来他是做了这个设计”),最后无一不被艺术家的幽默所感染。而埃利希那一刻定是个得逞的顽童,躲在被大多数人“习以为常”的事物之后偷着乐。

莱安德罗·埃利希:魔术师的眼见之真实性

《泳池》(Swimming Pool,2004)

森美术馆的展览一共展出了作品 40 多件,其中装置作品 15 件,包括首次在日本亮相的几件装置作品。一走进展厅,经过通道就是一个巨大的黑暗空间,唯一的光源就是打在空间中间仿佛围起来的一个水池上漂浮着的木船上的白光。扶着栏杆绕场一周,眼睛适应了黑暗之后你会发现,那并不是你第一眼所看到的“木船漂浮在水面上”,实际上并没有水,那是一个将船身及船身的“倒影”合为一体的连体设计,在暗处唯有一束光均匀地包围着每一艘船,如同船只停泊的小港。此件装置作品名为《反射之港》(Port of Reflections,2014), Reflection 除了反射之意,还有深思熟虑的含义,艺术家是在提醒你是否在以固定观念去看待事物,让人反思印象与实物的关系。

莱安德罗·埃利希:魔术师的眼见之真实性

《反射之港(Port of Reflections)》

给人以错觉的作品还有《失乐园》(Lost Garden,2009)。这个装置作品其实只有不到4 平方米的大小,以一个直角墙面为据点,割出一个平面三角形的空间。面向观众的为一堵白墙,上有两个格子窗户,透过窗格仿佛看到了一个楼间庭院,因为在你的对面也是好几道窗户与建筑物的红砖,包围着庭院中的绿植。然而当你走近窗户,会发现自己的脸竟然出现在了对面窗面上。这就是上述所说的第一反应“这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会出现在对面的“楼层”里。仔细再看,才发现原来里面的窗台墙砖与绿植,有一半是镜面的反射,埃利希利用一面镜子,与静物形成一个 90 度之后的反射成像。也就是说,观众肉眼所看到的景象半虚半实,而人的大脑在最初的视觉冲击下习惯性地将这个失乐园反映为真实的,却忽略了真相中的幻象。

莱安德罗·埃利希:魔术师的眼见之真实性

《失乐园》(Lost Garden,2009)

上一篇:金山有多少热带水果?来这里就全知道~
下一篇:德龙烟铁路龙烟段计划2016年开通大莱龙段处可研阶段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