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甘源食品品牌混淆可持续经营风险高企 采购数据"撞车"真实性存疑

甘源食品品牌混淆可持续经营风险高企 采购数据"撞车"真实性存疑

(原标题:甘源食品品牌混淆可持续经营风险高企 采购数据“撞车”真实性存疑)

甘源食品品牌混淆可持续经营风险高企 采购数据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罗九/研究员 映蔚 洪力/编审

2020年3月10日,甘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甘源食品”)发文称,其本着“与人分享”的企业文化精神,始终热心公益慈善事业,以实际行动回馈社会。在“高调做公益”的背后,甘源食品实控人却身陷“官非”,被起诉恶意注册商标,一时间“暗流涌动”。

而商标权的疑云远未散去,甘源食品的商标品牌与实控人“前东家”的“牵扯不清”,品牌混淆的背后,其可持续经营风险或高企。此外,甘源食品招股书披露的采购数据,与供应商披露数据频频“撞车”;且其惊现多家“零人”供应商、人数“寥寥无几”的供应商撑起数千万元采购额等情形,甘源食品的采购数据真实性,或该打个问号。

一、实控人与昔日东家“翻脸”,商标纠纷如“暗战”

成立于2006年2月的甘源食品,是一家休闲食品生产企业,其先后由严剑、严斌生兄弟控股。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即2019年10月14日,严斌生直接持有甘源食品74.99%股权,系甘源食品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值得注意的是,严斌生近年却被其曾任职的公司佛山市南海新甘源食品有限公司(下称“南海新甘源”)起诉恶意注册商标。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及(2018)赣民终96号文件,南海新甘源成立于2005年11月17日,严斌生曾持有南海新甘源37.5%的股权,并担任南海新甘源法定代表人。

2005年12月5日,严斌生与南海新甘源签订《甘源商标转让协议》,协议约定,严斌生正在办理1167530号“甘源KAMYUEN及图”商标(以下简称“1167530号商标”)的转让手续,待严斌生获得1167530号商标的批复后,严斌生将该商标转让给南海新甘源。

据招股书,1167530号商标原为番禺市金源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源食品”)拥有,并被转让给严斌生,但未办理商标转让变更登记。

可见,彼时严斌生尚未“获得”1167530号商标,而按照严斌生与南海新甘源的协议约定,严斌生将在获得1167530号商标后,将该商标转让给南海新甘源。

始料未及的是,上述商标权转让却中途“夭折”。

2006年2月28日,南海新甘源公司召开股东会,决定同意严斌生将其在南海新甘源的全部股权转让给股东谢智斌,由此严斌生退出了南海新甘源。

2006年3月9日,国家商标总局对严斌生提出的1167530号商标转让申请作出《转让申请不予核准通知书》。

紧接着,2006年3月29日,也即是其商标转让申请不予核准20天后,严斌生申请注册5247595号“甘源KAMYUEN及图”商标(以下简称“5247595号商标”)。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5247595号商标的名称和图形,均与1167530号商标相同。且1167530号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饼干,糖果,麦片,怪味豆,虾条,蛋糕,鱼皮花生,面条”,与5247595号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第30类:糖果,巧克力,鱼皮花生,琥珀花生,怪味豆,饼干,糕点,麻花,膨化土豆片、膨化水果片、蔬菜片”,存在重叠。

此后,2012年5月24日,严斌生又申请注册10958993号“甘源KAMYUEN及图”商标(以下简称“10958993号商标”)。该商标的名称和图形亦与1167530号商标一致。

2015年12月,严斌生将其申请的上述两个商标转让给甘源食品。

值得一提的是,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2006年4月3日,以连续三年停止使用为由,1167530号商标被申请撤销,并于2007年7月2日,因三年连续停止使用,被国家商标局撤销。

这样兜兜转转,南海新甘源可谓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2017年9月21日,南海新甘源就商标权权属纠纷、商标权转让合同纠纷,对甘源食品及严斌生提起诉讼。

据(2018)赣民终96号文件,南海新甘源称,严斌生在担任南海新甘源法定代表人及股东期间,其亲属成立了与上诉人同类型的甘源食品,并在《甘源商标转让协议》中约定的第1167530号注册商标仍然有效的情况下,在相同商品类别上申请与其一模一样的第5247595号商标,后转让给甘源食品,严斌生、甘源食品转让商标时存在恶意串通行为,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而南海新甘源还认为,严斌生、甘源食品的上述行为侵害其利益,要求判决严斌生与甘源食品商标转让行为无效,并将5247595号、10958993号商标转让至南海新甘源名下。

上一篇:探访全球第三大水果供应商兴业源
下一篇:4月30,喜事达供应链关务新闻热点,海关公布低硫5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